那个时代的真与媚:时光掩埋的魏晋风骨

大抵每一个文青的心中,都有一个魏晋风流的梦。

魏晋虽是一个动乱的年代,却更是一个思想活跃的时代,当时的士人们多独立特行,又颇喜雅集。

以嵇康为代表的一代名士风范被鲁迅誉为“魏晋风度”,成为中国思想史上一个无法绕开的话题。

可是说起魏晋,大家总是常常被“魏晋风度”、“魏晋风骨”“魏晋风流”“建安风骨”搞得晕头转向。那今天我们就简单说一说。

风骨一开始是形容人的,后来开始形容文学的艺术风格。那么“魏晋风骨”就是指魏晋时期文学的艺术风格,我们也可以称之为“魏晋风力”,当然有时候也特指,称作“建安风骨”。

建安是汉末汉献帝的年号,这时候的文学代表人物主要是曹操父子和建安七子。李白在《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》中写道:“蓬莱文章建安骨,中间小谢又清发。”就是对这一时期文学的艺术特点的肯定。

“魏晋风度”则是指魏晋时期,名士们言谈举止的总括。也被称作“魏晋风流”或者“名士风度”。这些魏晋名士们主要的外在的生活方式可以简单的概括为:隐逸、饮酒、服药、清谈。说的通俗点就是一群文化人在山清水秀的小树林里,喝酒、嗑药、侃大山。他们这些行为,体现在文学上,就被我们成为“魏晋风骨”。

不过显然,并不是所有人都这么认为。有些人认为这样一群文化人,或者说拥有当时社会最高文化的知识分子,整天不务正业,就知道喝酒、嗑药、侃大山。虽然处于乱世之中,但也不能成为他们这种消极避世的理由。这样说也不全错,只是稍微有些片面而已。

不过幸好,魏晋的风流名士,留给后人的不仅是这消极避世,更是品行上的高尚、文学上的高远、思想上的超脱。说白了,其实是中国的先进知识分子在追求实现理想和现实的一种抗争,体现了中华民族的高风亮节和铮铮铁骨。

所以,我们应该这样理解,所谓“清谈”并不是说大话、空话。主要是臧否人物,议论时事。其主要特点就是措辞简约,崇尚自然。反应在文学上就改变了两汉的文风。

另外清谈是名士展示智慧与才能机会,是内在气质与外在表现的结合。后来,在玄理中加入佛教教义,也促进了佛教思想的传播。

所谓“好饮酒”,可以说是纵欲享乐,可以说是逃避世俗,但同时也是追求物我两忘的境界。再者,并非所有的魏晋名士都好酒。干宝、王导就常常劝人少饮酒。

所谓“隐逸”,最主要的原因是躲避汉末大乱,明哲保身。但更多的名士是为了追求玄远,崇尚超脱的老庄哲学才选择隐逸的。即使在隐逸中也不失自己的人格魅力。大概这样的代表人物就属我们熟悉的陶渊明了,不为五斗米折腰。

其实,归根结底,我们应该透过魏晋名士所有外在的生活方式,去发现他们内在的崇高的个人修养。要不然他们如何当的起“士”这一种称呼呢?

首页社会